当前位置:妙笔读 > 玄幻 > 从殡葬大佬到禁忌巨头 > 第十三 这就是科学
加入收藏 错误举报
换源:

从殡葬大佬到禁忌巨头 第十三 这就是科学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回到院中。

吴天良随意抬眼一扫,却是愣了愣。

肉香,粥香飘荡。

石桌上,正摆着点缀青菜的三大碗肉丁粥。

吱呀~

正在这时,打水的方琴费力的提着水桶走了进来。

“你做的?”

吴天良回头看着黑色裙摆被打湿的方琴,有些意外的问了一句。

“恩。”

方琴温柔的应了一句,娇嫩脸蛋很红润,想起昨夜疯狂,有点不好意思去直面吴天良眼神:“奴家是农家出身,洗衣做饭女红什么的从小就会,不知道吴爷你们的口味,就随便做了做。”

“看来我还捡了个宝。”吴天良却是脸色正常,好像已经忘了昨晚的事,坐下扒拉两口,感觉味道还不错,稀里哗啦,三下五除二就喝了下去。

“别特么吃了,给你鸡哥留一碗。”

见陈勇舔着嘴皮又要去端一碗,吴天良不由瞪了他一眼,随后打了个嗝对方琴叮嘱道:“你有心了,不过以后能省还是省吧,毕竟就那么点粮食,还不知道要在这鬼地方待多久。”

“我知道了。”

方琴点点头,像个乖巧的丫鬟,并没有因为昨晚的事放高姿态。

随后,她又看着吴天良和陈勇脏兮兮的衣服道:“我给你们洗一下吧,穿着也不自在。”

方琴不说还好。

一说吴天良就感觉浑身黏糊糊的。

当下也不矫情避讳,三下五除二就脱了个精光,露出有着一块块黄金比例肌肉的雄壮体魄。

不过,这完美倒三角肉身上,却有着一道道让人望之胆寒,蜈蚣盘踞的伤疤,宛如久经沙场的悍将之躯。

但一旁的陈勇比吴天良更夸张。

傻大个蛮熊似的体魄,上下密密麻麻,大大小小的刀疤不小百处,十公分以上的都有七八处,异常的狰狞骇人,很难想象他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你们,以前到底是干什么的?”

饶是已经见过一次吴天良果体的方琴,依旧是看着两人身上的刀疤满脸震撼,捂着小嘴,下意识问了一句。

她无法想象,吴天良和陈勇两个做死人生意的,到底是怎么弄了这一身的疤痕。

“其实……”

吴天良眼神一动,起了逗弄方琴的心思,面露唏嘘道:“我是朝廷秘密监国组织,黄泉的人,吴天良是我的假名,我的真名叫成天昆。”

“没错。”

陈勇也配合坏笑桀桀怪笑道:“我其实叫马叉虫,和大哥都是组织的金牌打手,洗手不干了才来明古县做死人生意的,嘿嘿。”

“那你们一定杀了很多人吧?”方琴被唬得一愣一愣的,脸有些苍白,像是在吴天良他们身后看到了尸山血海。

秘密组织什么的,对她这样的小百姓来说,太过血腥黑暗了。

“不是,你还真信了?”吴天良见此,顿感无趣。

他还等着方琴怀疑,然后再口若悬河的吹一下呢,哪知方琴一下就信了。

“别想了,我就一从小和死人打交道的下九流罢了,没什么复杂背景。”

吴天良无趣的摇摇头,转身和陈勇进屋子找衣服去了,只留下方琴若有所思的看着他们的背影。

“黑水镇……姓吴……”

方琴喃喃自语,似乎想到什么,面色微微惊讶,但又马上摇了摇头,没再深思,老实捡起地上的衣服放到木桶里出去清洗了。

末世降临,过往一切成云烟。

吴天良不提,证明心里已经忘怀,她一个不算外人的外人,做好本分就行了,想那么多干嘛。

屋内。

吴天良已经兴冲冲的打开了赵老爷子的超大号定制衣柜。

不得不说有钱就是好。

赵老爷子衣柜里的衣服,全都是上好的丝绸制作的,每一件的做工样式都彰显着低调的奢华。

吴天良虽然平时穿的衣服裤子都是裁缝定制的前世风格,不怎么喜欢穿繁琐的古装。

但看到衣柜里这些价值不菲一件抵得过普通人家几年收入的精美锦衣。

他还是克制不住虚荣心,选了一套看起来就最贵的绣竹叶,刺诗文的黑色长衫。

薄而不漏,滑而不闷,文雅中又透着几低调的奢华。

最重要的是穿在身上也没有什么束缚感,除了与他那油腻大背头有些不搭违和外,舒适度,观赏性都是极佳。

“嘿,就这身,穿出去谁不得叫一声吴秀才。”

吴天良臭美拿起一旁的折扇摆了几个造型,又对着铜镜理了理大背头,便满意的背着手走出院子。

至于陈勇,胡乱套了一件就野出去了,没什么讲究。

“噗!”

吴天良刚出门,锻炼回来正在喝粥的赵建基抬头一看,当场就喷了出来。

这也不怪他。

任谁看到身高一米九,满身腱子肉的背头莽汉穿着文生儒士的雅装都会感觉有些衣冠禽兽的味道。

“怎么,我哪里穿错了嘛?”

吴天良站在雨廊中,低头往身上看了看,只以为是哪个穿衣环节错了。

“没,挺好的。”

赵建基憋着笑,连忙摆手。

众所周知,挺好的意思就是说不出哪里好。

“恩,有眼光。”

吴天良满意的点点头,看到赵建基沾了不少血污的裤子,不由提醒道:“柜子里挺多的,自己找一件,旧的想要就让方琴洗洗,不要就扔了。”

“呃,不是,吴兄,死人衣服你也穿啊?”

赵建基有些晦气道。

“死人衣服怎么了,你这是迷信!”

吴天良嗤了一声,不以为耻反以为荣道:“哥们我八岁就在清明坟地吃自助餐,九岁就敢城隍庙内撒尿,也没见什么鬼啊怪啊的来找我。

就算遇到不对劲的,也都是人吓人的把戏罢了,要相信科学。”

“啥是科学?”

赵建基挠挠头,不明所以。

啪!

吴天良鼓了鼓肱二头肌,一拳把门前支撑雨廊的柱子打裂。

随后,他仰着拳头对着目瞪口呆的赵建基咧嘴道:“想跟我打,还是讲道理?”

咕咚~

赵建基咽了口唾沫,实诚道:“当然是讲道理。”

“人定胜天,这就是科学!”

“……”

赵建基哑口无言。

感觉好有道理,又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

“吴爷……吴爷您起了吗,我没事了,能不能麻烦你放了我啊……”

就在这时,旁边的杂物院里突然响起了一阵有气无力,带着哭腔的哀求声。

“我去,差点忘了。”

听到林海快断气的祈求声,吴天良拍了拍脑门,连忙向杂物院跑去。

他昨晚为了安全起见,将被变异麻雀抓伤的林海绑在了柱子上,今早起来锻炼一会,又经过方琴的事,直接给忘了。

而听隔壁静悄悄一片,显然那几个幸存者还没醒,自然没人给林海松绑。

砰!

来到杂物房,吴天良不客气的直接踹门而入。

“哎呦!”

哪知,这一踹,直接把门后睡觉的人踹了个滚地葫芦,痛叫着醒了过来。

“我去,你们什么情况?”

吴天良进了院,也是有些讶异。

因为睡在门后的不止一人,而是除了赵思雨,林海外的所有幸存者。

而刚被他踹飞的,就是昨晚那个疑似兔儿爷的小豆丁娃娃脸武生,正捂着屁股,一脸幽怨的看着他。

“哎,是吴爷啊,吓我一跳。”

见来的是吴天良,已经踩着箱子,一只手搭在墙头的赵家老管家李仁财缩回了手,老脸满是尴尬道:“我们这不是吓怕了吗,睡在门边,有情况第一时间就可以逃离。”

说着,还不忘撇了撇绑在树上的林海,意思不言而喻。

“也亏你们睡得着。”

吴天良望了望门口坚硬的石板,台阶,无语的摇摇头,随后提着黑镰刃给林海松了绑。

整整一夜时间,林海除了因为长时间捆绑有些虚弱外,没有什么异常。

这说明变异动物不具备传播尸毒的能力。

不过,这个结论却没让吴天良有多高兴。

早上那犹如洪荒凶兽般的变异巨鹰犹如阴云一样笼罩在他心头,久久不散。

对那种灾难级别的恐怖凶物来说,能不能传播病毒已经不重要了。

如果被那种存在盯上,别说感染病毒尸变,能留个全尸都是上辈子积德了。

“对了,你家小姐呢?”

放了林海后,吴天良又想起昨晚那个哭的死去活来的赵思语,不由冲着李老头问了一句。

刚才这么大的动静,屋子里却没反应,这让他有了些许不妙的感觉。

李仁财闻言,叹气道:“小姐她昨夜因为二夫人的死,精神消耗太大,没多久就在屋里睡着了,我也没敢去……”

“蠢货!”

吴天良话还没听完,就透过门窗缝隙看到了屋子里凌空晃荡的两只白鞋,顿时怒骂了一声,连忙跑了进去。

砰!

栓好的屋门被蛮横踹倒。

屋内景象一览无余。

吴天良脚步顿住,脸色神情由愤怒转为悲哀,最后又化作无声长叹。

日头,不知何时已经高了。

晨光透过窗户缝隙照射进来,飞舞的尘埃清晰可见。

梁柱下。

长绳吊着的年轻少女微微晃荡,原本青春靓丽的面容因为死前的窒息痛苦,变得有些狰狞骇人。

门前的吴天良望着赵思雨那暴突的双目,隐隐还能在其中看到少女最后一刻的解脱释怀。

惊吓,没有。

悲哀,少许。

更多的是对命运无常,生命脆弱的无奈。

经过昨夜赵思雨亲手送了赵夫人一程的事。

吴天良本以为这个女孩已经从绝望中挣脱了,放声哭喊也只是在质问命运的不公与发泄情绪,事后肯定会更加坚强的好好活着。

谁能想到。

谁又能料到。

这朵正值绚烂的花朵终究还是没能扛过昨夜风雨的黑暗。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